产品目录 PRODUCT LIST
最新动态NEWS CENTER
2019,物流业令人失望的一年!2020,请善待物流人
作者:江苏星晶诚运输有限公司 ‖ 时间:2020/1/3 10:20:54 ‖ 来源:www.jsxjc56.com ‖ 点击:341

今天,是2020年的第一天。

对于已经过去的2019年,感慨很多!在很多年后,再来回顾物流业的2019年,我们或许会发现它是物流业发展过程中发人深省的一年。在这一年我们有艰辛、有悲伤、有无奈,也有反思……

2019,有点“悲情”

用“悲情”来形容物流业,从某种意义是代表着曾有抱负、有理想却因为各种原因而离开。

回顾近3年,2019年是企业离场较多的一年。年初,全峰、国通、如风达等接连陷入业务停摆、运营难以为继的状况。这些企业也都曾豪言壮语地要做综合物流服务商,要跻身一线,走向国际,但却因为各种原因沦落至此,给2019年的行业发展奠定了“悲伤”的基调。这也引发了各方讨论:如何在举步维艰的快递物流业中转型升级,成为摆在二线企业面前的大难题。

但随着行业的发展,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,在顺丰、通达系等巨头企业和新入场者的夹击下,当时讨论的“二线企业是否还有生存的空间,该何去何从”的话题,在年底已经给出的了明确答案:清场出局!下半年,全一快递、人人快送等接连停运,就算连续多年盈利的品骏快递也因被顺丰“抢了饭碗”,而沦为唯品会的弃子,被无奈解散。此外,见证中国物流业发展的老牌企业远成物流在被破产后又被卖、“快运第一股”亚风快运被摘牌、在智能快件箱市场占据一席之地的“中集e栈”退出市场、海航物流集团被裁撤,这些事件都让物流人感叹,2019年太难了。

企业的离场令市场“伤神”,而人的离开更是令人难过。5月初,优速快递董事长余联兵意外离世。这两年二三线快递的日子过得很艰难,但在余联兵的带领下,优速一直坚持了下来,并成了二线快递的领头企业。就在2019年1月,余联兵曾在优速第一届网络大会暨9周年庆典上高呼“活下去是最高目标”,宣布优速大包裹市场占有率第一,同时还拿到了上海银行、中国银行等多家银行20亿人民币授信。紧接着1月26日,优速快递证实新一轮数亿元的融资已到账。本以为优速快递可以安心度过2019年了,但余联兵的突然离世让优速的发展偏离了既定的轨道,而后被壹米滴答入主。这个曾梦想将优速打造成“中国联邦快递”的人,为梦想奋斗不息,却因意外戛然而止,徒留遗憾在人间。

只希望,2020年行业多一些“黑马”,少一点离场;多一点喜气,少一点悲情。

2019,有点“极端”

翻开2019年的日历,行业内发生了一些极端事件,快递员遭投诉后下跪求原谅、快递员离职后自杀以死护尊严、因被投诉心生怨念挥刀砍人……令人震惊之余不由得感叹:该如何避免此类事件不再发生,主管单位、行业、企业、从业者等各方该怎么做?

12月4日“外卖小哥猝死出租屋”的新闻登上各大媒体头条,据悉为了挣钱,他每天要工作12小时,但去世时存款仅400元;12月22日,湖北武汉发生的外卖员杀人事件,美团给出解释是该配送员到超市取货品时,因取货问题与店员发生口角最终酿成悲剧。背后猝死原因、杀人动机暂且不论,但平台对外卖员的管理制度是值得关注的。

其次来看货车司机,2018年12月27日,河北邢台货车司机倪万辉夫妇在前往西藏送货途中去世,经初步鉴定原因为高原缺氧。夫妻俩家中还有两个孩子。2019年5月12日凌晨4点,货车司机刘全胜和朋友驾驶的大货车在高速发生车祸,致使其失去双腿。作为家中的顶梁柱,刘全胜的倒下,让整个家庭瞬间陷入困境,高额的医药费沉沉地压在其妻子身上,但妻却承诺只要人活着就养你一辈子。

再来看2019年6月中旬,因包装破损少了一个芒果,48岁的圆通女快递员被多次投诉后下跪求原谅,就该事件在社会上引发广泛关注之时,顺丰快递员因运单联系电话少位数,在打电话求证时被消费者谩骂后又遭投诉,离职后吞40粒安眠药以死护尊严。接连发生此类极端事件,让人感到震惊的同时也让从业者痛心,当然也折射出快递行业制度建设问题。

一直以来,以罚代管是快递、物流、外卖平台企业最常用的管理方式,这让基层的一线人员活在“水深火热”当中。“罚款”就像是一把锋利的“刀”悬挂在他们的头上,随时准备插进他们的身体。在此生存环境中,缺乏职业安全感的一线配送员如何受到消费者的尊重,受到社会的优待?

这种长期不公平、不公正遭遇也极易让他们心生怨念,他们能忍则忍,但当积累到一定的程度时,悬在他们头顶的“刀”也可能变成手中的“凶器”,挥向消费者。毕竟某公司快递员因被投诉,挥刀砍人的新闻已在各地上演——2019年5月20日,快递员因未送货上门,将包裹擅自放入自提柜而接到了客户投诉,由此心生恨意,当街追砍被害人。2019年8月22日,该快递员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。

只希望,2020年平台与人之间、人与人之间、企业与一线员工之间,多一点宽容、少一点苛责;多一点沟通,少一点激进。

2019,有点“狗血”

在一线企业展开厮杀、二三线企业退出市场之时,也有一些让人难以预料的“狗血剧情”在2019年快递电商圈先后上演。

随着刘强东“明尼苏达事件”视频以及证据的公布,案件开始各种反转,但双方各持一词,也让吃瓜群众看得云里雾里。不管案件真相如何,也不论该案件对京东的影响有多大,总之这一年京东的市值已经被“后起之秀”拼多多超越了。或许是已经意识到京东的个人色彩有些重了,于是刘强东也在2019年卸任了诸多京东旗下公司的职位——就从11月18日至今,刘强东已经从京东集团旗下15家公司卸任总经理、经理等职位,覆盖京东物流、京东云、京东健康等公司。

当刘强东事件还不明真相时,李国庆就跳出来站队了,在刘强东道歉微博下放飞自我的评论,后当当网发表声明强烈谴责其此番言论。由此,也拉开了当当网李国庆与俞渝的“互撕”序幕,一系列幕后丑闻在你来我往的爆料中闹得人尽皆知,各种狗血剧情一场接一场,这对曾令人羡慕的创业伉俪用这样的方式将当当送上热搜,也让当当的市值不降反增,App下载量只多不少,这波神操作看得吃瓜群众目瞪口呆。

也就在这一波波剧情开始“消停”的时候,“快递大佬”朱宝良因个人原因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,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。朱宝良接盘国通之后,曾放言要颠覆顺丰与通达系企业,显然国通并没有朝着这个目标发展,而是在2019年初正式停运,如今接盘人也出问题了,着实让人唏嘘不已

希望,2020年,少一点“狗血”,多一点真诚。

2019,有点“水逆”

我国不少快递物流企业,都曾以打造“中国的联邦快递”为追求,并不断地朝着这个梦想努力。但这个偶像——联邦快递已经不再“使命必达”了:多次拦截华为包裹,且在后续调查过程中,还发现了其涉嫌滞留逾百件涉华为公司进境快件,同时还发现联邦快递其他违法、违规线索。联邦快递作为国际型大企业,在这次事件中的表现以及后续的表态都是令人极其失望的,

“使命必达”是联邦快递的几十年来所秉持的服务宗旨,这种契约精神更是联邦快递成长为世界巨头的先决条件,与此同时,作为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跨国公司之一,联邦快递无疑是熟悉中国法律法规的。但令人遗憾的是,在这个本应更加谨慎的关头,联邦快递不仅没有珍惜30多年对中国市场的深耕,反而使自己陷入更加尴尬的境地——联邦快递不仅公然多次撒谎,而且涉嫌违法、违规,甚至没有一个诚恳的道歉。

对于物流行业来说,契约精神是生命线,通过公平的商业竞争,衍生出超越国界和地区的公认的行业标准,是物流行业服务商业的基础。商业社会,商品流通的基础都始于信任,若信任崩塌,一切无从谈起。联邦快递公然违背信任准则,打破了商业社会的基石,后果不堪设想——其市值、营收一降再降。因此,无论是中国快递企业“走出去”,还是外国企业“走进来”,只有遵守当地国家的法律法规以及市场规则,才能走得长远。

2019,有点冷酷

回顾这一整年,资本市场表现异常冷静,让不少企业生存有些艰难。熬过来的,经过几轮较大金额的融资,在向更为综合的方向发展,没有熬过来的,则面临着企业停工、停摆、摘牌、倒闭、破产、出局……

有数据显示,在政策监管趋严,市场要求更高,资本整体遇冷等多因素共同作用下,2018年物流行业融资迎来分水岭,与2017年相比融资金额从2017年创纪录的1762.59亿元下降至862.02亿元,2019年上半年物流行业融资继续下降。据罗戈网统计,2019年上半年,物流行业融资事件约47起,公开部分融资金额累计约222.5亿元人民币。融资次数约为2018年的31%,公开融资金额约为2018年的27%,和2018年相比融资数量及融资金额在减少。但人工智能、云计算、大数据、区块链等新技术支撑的物流平台科技产品成为“最吸金”的领域。

同时,前几年快递物流行业曾出现过多轮大规模投资,但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,巨额融资事件越来越少,因为资本基本都流向了行业或者是不同领域的头部企业,且趋势越来越明显。据公开数据显示,2018年至2019年6月,10亿元+的融资事件共27家企业。从轮次上看,主要分布在战略投资;从细分行业看,主要集中在运输和配送领域。

当投资人开始谨慎后,这对于需要资本持续输血的企业而言,是比较“难过”的。一位业内人士表示,资本遇冷其实也可以反映出资本在经过“野蛮”增长后逐渐回归理性,从广度型投资走向深度型投资。

2019,有点“变动”

频繁的人事变动如果放在中小型企业或是无关要紧,但在上市快递物流企业中则是大忌。

以德邦快递为例,在德邦发布的上半年财报中,人事变动这一项相较于其他上市快递企业而言,是比较大的,而且不是少都是元老级别的人物。3月,德邦快递董事兼副总经理黄华波辞去副总经理职位(5月也辞去了董事职位)、另一个董事兼副总经理韩永彦辞去公司董事及副总经理职务。随后的4月,副总经理、财务负责人单剑林也离任。韩永彦在德邦近13年,历任成都德邦物流有限公司区域经理、德邦物流营运分析中心总经理、快递业务管理部高级总监,并于2014年9月担任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,后为德邦快递轮值CEO;单剑林也是从2009年开始就在德邦财务部门的负责人。

再如12月10日,王卫卸任顺丰控股集团商贸有限公司董事长一职;3月,顺丰控股全资子公司顺丰速运有限公司的工商信息也发生了变动。王卫不再担任执行董事的职位,接替的人员是陈雪颖;4月,圆通董事局主席兼总裁喻渭蛟辞去总裁,由云锋基金董事总经理、圆通速递董事潘水苗担任公司总裁;2019年下半年圆通速递完成高层换届,上届董事喻志贤从董事会退出,管理层方面,圆通货运航空的法定代表人、董事长苏秀锋不在公司聘任的副总裁名单当中;同月,申通快递总经理陈德军辞去总经理职务,由陈向阳接任;刘强东从京东集团旗下多家公司卸任总经理等职位。

这对于上市的企业而言,这种人事变动实则是一种莫大的压力。所以,创始人不但要做好规划,还要考虑重要人选能力问题,如是否能高效融入团队、带领团队作战……希望2020年,多一些稳定,少一些变动。

2019,有点无奈

当价格战从快递打到快运,从同城打到即配领域之时,意味着利润越来越单薄;当消费需求越来越旺盛,且服务要求越来越高之时,意味着各项投入要越来越大。在人力、租金等成本越来越高的背景下,上至企业高层,下至末端一线,个中无奈谁人知?

就如国家邮政局开展的快递末端服务违规收费整改工作,在消费者尤其是农村消费者一片叫好之时,却让不少乡镇快递网点萌生退意,甚至是直接退出。原因很简单,由于乡镇网点大多地处偏远,配送成本较高,盈利状况并不乐观,而快递行业价格战导致快递单票价格持续走低,这更加大了网点的生存难度,“取件费”便成为了乡镇网点的“救命稻草”。这就需要主管单位、企业总部等各方综合考虑,避免让末端网点无奈、尴尬而为之。

再有货车司机被索要20万元救援费,不给钱就堵住车辆不让走,这一堵竟堵了10天,最后在管理部门的协调下,货车主还是给吊装队交了2000元才放行;更有货车司机不超载不挣钱的无奈……

当然,每当万物沉寂、萧条,必有强大的新生命在孕育,也必然藏着巨大的机会,它会引领下一轮万物复苏,并在这个充满着变数的时代,扭转乾坤。因为,最优秀的商业模式,一定诞生在“兵荒马乱”的时代!

只希望,2020年,真的如其谐音“爱你,爱你”一样,善待物流人!

友情链接: 盐城到宁波专线  

实力雷火电竞网页

新闻资讯

联系我们

如您对我们的产品或服务有什么意见和建议,请给我们留言。若需尽快回复,请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...

地址:盐城市亭湖区新龙路9号,中运物流园东园J01至09
重庆地址:重庆市重庆渝北区上湾路风平停车场
联系人:李洪新   手机:19951061518
电话:0515-88598966   88598566(传真)
网址:www.jsxjc56.com